AD
首頁 > 財富 > 正文
400服務熱線

許榮茂說慈善是自己的終生事業

[2015-07-15 15:57:27] 來源:轉載 編輯:北間溪 點擊量:
評論 點擊收藏
導讀:世茂掌門人許榮茂拿出10億,不蓋樓干了什么? 他出生于醫學世家,棄醫從商,成為一代商業巨子。做慈善,他期待像醫生那樣,助力社會改良 撰文:肖泊 “不是說一筆錢捐出去就完了

世茂掌門人許榮茂捐款已超10億:回報是責任
世茂掌門人許榮茂捐款已超10億:回報是責任

  世茂掌門人許榮茂拿出10億,不蓋樓干了什么?

  他出生于醫學世家,棄醫從商,成為一代商業巨子。做慈善,他期待像醫生那樣,助力社會改良

  撰文:肖泊  

  “不是說一筆錢捐出去就完了,我希望它們能很好地運營下去。”香港世茂集團董事局主席許榮茂說。

  在與《中國慈善家》記者見面前,他剛剛和他的同事談及請專家對逾百所“世茂愛心醫院”進行評估一事。這些醫院由世茂集團捐贈1億元,于2008年汶川地震后在西部地區貧困鄉鎮陸續捐建。

  “評估現在這些醫院最缺的是什么,缺什么設備,缺哪一類人才,我們怎么再去捐助,怎么去培訓人才。”

  同事遞給他一本很厚的計劃書,內容關于如何給香港“新家園協會”的會員提供更多福利。該協會由許榮茂聯合香港工商界人士于2010年成立,為內地赴港新移民及少數族裔人士提供生活、培訓、工作、助學一條龍服務,助其更快融入香港社會。

  慈善,在64歲的許榮茂那里,占據著越來越多的時間。 

  許榮茂生于中醫家庭,早年曾學醫。他擅長“診脈”,診社會與經濟發展之脈,因其下手精準,世茂集團得以扶搖直上;做慈善,他觀腠理見腸胃之疾,看得遠,做得深,更傾向于治本。

  “醫者”許榮茂,有“術”,術中見“道”。  

  新生之啼

  2011年,許榮茂來到大涼山。山路崎嶇泥濘,三四個小時,一路顛簸。他是來“行醫”的。 

  大涼山位處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內,自古便是通往邊陲的要道,自上世紀90年代起,毒品經鐵路成昆線入侵此地,即便這里有“可通神鬼”的彝族“畢摩”,那些通靈長者還是無力讓這座貧困落后的大山免遭毒害。大涼山染上了艾滋頑疾。根據涼山州政府的公開數據,1995年涼山地區發現第一例艾滋病,截至2010年底,累計報告艾滋病感染者2萬多例,艾滋病致孤兒童超過6000人,除了毒品注射,性傳播及母嬰傳染也是重要傳染渠道。

  新生的啼哭往往代表希望,在大涼山那些被毒魔糾纏的家庭中,嬰啼更可能是對命運不公的控訴—他們大多會成為孤兒,或因艾滋病的母嬰傳播而死去,即便幸存,也會有很多孩子四處游蕩,終被毒魔虜獲。 

  10年前,時任全國政協副主席、全國工商聯主席的黃孟復向許榮茂提及大涼山的情況,許榮茂受到觸動。2005年4月,全國工商聯包括許榮茂在內的20余名企業家聯合發起“中華紅絲帶基金”(簡稱“紅絲帶基金”),推動艾滋病防治事業。黃孟復任名譽理事長,全國工商聯副主席謝經榮任理事長,許榮茂任執行理事長。

  在大涼山腹地四川昭覺縣,許榮茂遇到了彝族婦女阿莫。阿莫二十多歲,背上有襁褓嬰兒,腹中還有另一條將要承受不公的生命。將艾滋病傳染給她的,是站在她一旁的“癮君子”丈夫。

  “他們不覺得得了艾滋病是什么了不起的事,因為艾滋病有潛伏期,而且有的潛伏長達十幾年,所以他們覺得它就是一個慢性病。”許榮茂說。

  “許先生把我們黨和政府的政策、國家的政策也去跟阿莫講,把我們支持項目、服務內容也跟她講,她也聽不懂,需要當地的人去翻譯成彝語。”紅絲帶基金專職副秘書長葉大偉說。

  許榮茂再三叮囑阿莫,一定要加入紅絲帶基金的“母嬰阻斷計劃”。這個計劃“就是說一發現母親是艾滋病感染者,就一定要說服她到醫院去分娩,不能土法接生,而且一定要用我們提供的奶粉,不能再用母乳喂養”。

  第二年,許榮茂再一次探訪大涼山,他找到阿莫。“她背上背了一個,手里抱了一個,很高興,說兩個孩子都健康,都沒有被傳染。”許榮茂很開心。“如果她不是聽我們的母嬰阻斷計劃,很有可能就把孩子傳染到了,像這樣的例子很多。” 

  為能治本,許榮茂推動紅絲帶基金在大涼山設立村衛生室,如今已有53所。紅絲帶基金還在當地培訓婦幼保健員和鄉村醫生,走村入戶為艾滋病家庭提供服務。

服務熱線
400-9929-008
工作日:9:30-23:00
在線客服
金牌客服1 金牌客服2 金牌客服3
進入直播間
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号是多少